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择校指南 > 【校长访问】中华基督教扶轮中学退休副校长:教育学生首重输得起

【校长访问】中华基督教扶轮中学退休副校长:教育学生首重输得起

浏览次数:94       上传时间:2021-05-13 16:43

  落地喊三声,好丑命生成?但能否喊出三声,还得看彩数。现任锦田祠堂村村长、中华基督教扶轮中学退休副校长邓永康,在64年前出生时脚踏莲花(胎儿脚先出),幸得助产护士罗三姑——莫文蔚嫲嫲接生,捡回一命。

  然而,这个脚踏莲花的小子,生于贫穷农户,能够期望不受苦或少受苦吗?或者只能不被痛苦所改变,也不要让痛苦成为人生中的唯一。
  贫穷冲击意识︰要找出路
  那年头,家里穷到甚么地步?「记得小三那年,因为吃掉一片肥猪肉,被父亲打了一顿。」家有八兄弟姐妹的邓永康,家里每餐的唯一餸菜,就是一碟蒸豆豉,挟豆豉伴杂粮,日日如是。「那天,我放学迟返,大家都吃过饭了,我竟在豆豉碟中发现一块肥猪肉,如获至宝,轻嚼慢尝,香甜甘美……父亲知道后,气得凑了我一顿。」打在儿身,痛在爷心,只怨环境逼人。
  原来,那块肥肉就是这碟餸菜的「胆」,每餐在同一块肥肉上加豆豉蒸,渗出油份补充营养。「那时候,家里煮的是大镬饭,我7、8岁便站矮凳在大灶前煮全家人的饭,下层是米饭,上层是杂粮,即蕃薯、芋头,子女吃杂粮,父母及长工种田付出劳力,吃米饭。」
  农家子弟,课余活动,就是种田。
  11、12岁便帮手种菜,种菜芯,每50毫米一棵,笃到手指痛。记得有次种白菜,收割后拿去长沙湾菜市场,滞销,菜市场的人说,得两个选择,在附近倒海,或运回锦田倒海。父亲不忍弃掉,就运回锦田晒菜干。那年冬天很冷,我们烚好白菜后,逐棵逐棵挂在马路边的铁丝网上,十指爆坼,流着血边挂边喊。
  热泪流过冷冻脸颊,疼痛,不仅在肉体呈现,更在意识造成冲击——「这些经歷促使我觉得,自己必须搵出路。」
  让学生在可控下尝试失败
  邓永康在村内蒙养学校完成小学课程,听从学长意见,入读荃湾官立工业中学(荃工),参加中学会考,仅得11分。「两个哥哥都做汽车维修,我也打算做巴士学徒,碰巧有同学想报师范,于是大家两样都报了,结果全获取录。但彼此的选择刚好相反,他去了九巴,我进入师范;现在回想,大家当时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,退休时,他是运输署总验车主任,而我则是中学副校长。」
  春风化雨四十载,邓永康从任教金工科及工业绘图科开始,经歷时代、科技变革,不断进修增值,转型到图象传意科、通识科、发展IT教学,除了推动教学文化改变外,更着力提倡发展及参与海内外的机械人竞赛,更于2009年获颁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卓越教学奖。
  教书20年再重返大学校园进修后,我才开窍,启发了我的教学方式︰学习其实是条条大路通罗马,每个孩子都有他独有的钥匙,找对了便会成功。而我亦开始研究学生行为,特别关注SEN学童的发展。
  传统绘图出身的邓永康,很快察觉到课程及教学也要按时代转变作出调整,在90年代便建议学校引进电脑支援,为后期的新工艺科及资讯科技发展打下基础,并积极带领学生到海外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机械人竞赛,也参与多届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,赢过不少奖项。
  「机械人竞赛如今很普遍,但在那个年头,我们已经走得很前。惟当时碍于资源有限,不能带太多学生出外竞赛,除了获选拔的学生外,我坚持每次都让一名SEN学生同行参与,虽然在照顾上绝不轻松,但我仍希望尽量给他们有公平的机会。」邓永康忆述,最难忘及心酸的记忆,是有位SEN学生的母亲,在竞赛后接回儿子时,跪在地上感谢他们,让她得以在儿子出生以来,有3天休息的机会。
  教学生涯的领悟,除了因材施教外,邓永康认为,教育的精粹是要教懂学生输得起。
  竞赛,除了观摩外,也是实力的展现,邓永康带领的团队,也曾多次在国际赛事中夺标,但他对输赢却有另一种看法︰「作为老师,我并不介意学生输。输才是最大的得着,若次次赢的话,便以为理所当然,将来就难以面对失败。在可控的情况下,让学生尝试失败,再重新起动,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  邓永康自言,因为自己穷过、捱过、顽皮过,对青少年心理的掌握,也颇为到位。「我有个绰号叫『扶轮烂Gag王』,有时要放下身份去亲近学生、理解学生,才不致离地,适当的笑料可以活化课堂气氛,也令学习更深刻。」
  要为消失的母校擦亮招牌
  退休,只是转换一个人生舞台。从种菜乡下仔到退休副校长,邓永康认为,贫穷是一种奋发力量,儿时环境让他明白,要改变现状,就必须在社会阶梯向上爬;而入读荃工,不仅成为指引未来方向的路,同时也让一群识于微时的兄弟,凝聚力量结伴行善,燃起了不一样的黄金岁月。
  1961年创校的荃工,1994年完成歷史任务,学校消失了,仅留名于香港官校名册,却激起了旧生爱护母校的心,以「荃工校友会」名义,集腋成裘,从北上内地助学,到近年调整策略,回归香港区培训工作,建立长者学苑、支援弱势儿童学习电脑动画技术等,除了回馈社会外,还要为母校这面消失的招牌,继续擦出光环。
  早年北上,感受很深,回程时,真系能脱的都会留下给同胞。这么多年,内地受助学生逾千人,他们都很生性、很用功,眼见有留守儿童独自摸黑步行两小时上学,我们也难忍泪水。
  作为校友,邓永康出任荃工校友会主席,与铁脚师兄弟Stephen及张国英,忆起北上种种,感慨万分。
  不过,看到他们成长,投身社会,有些成为工程师、有些从事银行业……近年,更有些受助学生捐助回馈,在自己的工作单位组织义工团,将善举辐射出去。这是我们当年撒下种子的涟漪反应,从身边做起,慢慢推而广之。
  随着内地环境转佳,助学需求下降,慈善基金审视中港两地情况,调整比重,将重心放回香港,而邓永康的家乡锦田,便顺理成章成为香港善行的基地。
  凑巧乡委会主席邓贺年告知,锦田青年中心重建,于是大家爽快敲定,连同旁边前锦田南约自衞队总部一起装修,于2019年在后者成立锦田长者学苑,为长者提供不同的兴趣班,同时亦关顾弱势青少年的出路,在前者成立3D动画工作室,培训有志青少年发展专业,2019年上映的动画《大侦探福尔摩斯︰逃狱大追捕》,学员也有份参与制作。
  锦田壁画村是流行的打卡热点,而锦田长者学苑的壁画是「育心之树」,正好与他们的初心不谋而合,乡情、校情共建社会心。
  『善从家起』一直是我们的座右铭,是荃工老师给我们播下向善的种子,这颗向善心凝聚了我们,获得快乐和满足。」邓永康三师兄弟,结缘荃工,凭一个「善」字连结了逾半世纪的情谊;这令我想起歌德《浮士德》的一段话︰「心灵既不瞻前,也不顾后,惟有当下是幸福所在。
  记者:叶翠华

---索取资料,预约看校吧---